瓶中之药yooo

#风起天阑#改写天阑的命运#零碎的片段3

“国师?”白炎问道。

“是,”裨将齐渊答,“此人名叫巫晟,崇宁六年时布衣自荐于朝。传闻有大神通...”

“停!”白炎道,“又是个江湖骗子?”

齐渊头摇的像拨浪鼓:“不是!将军您西湖域十年磨剑,对于外面的事情知道的不是太多。这巫晟自荐时,陛……敬帝也存疑,结果那天夜里,巫晟念了两句咒语,一座塔在宫中平地而起。”

“卧槽!?【233】”白炎拍案,“有拉拢的价值!”

齐渊连连称是。

帐外传来士兵的声音:“报!粮草军械均已备齐,我军已经准备好了进攻。”

北岭岭城要塞。

齐渊道:“将军,这要塞是岭城外唯一的屏障。如果拿下它,后面攻城就方便很多……”

白炎挥挥手:“把它绕过去。”

齐渊震惊道:“这样一来我们可能被夹击...”

白炎点点头:“所以我需要你佯攻要塞,牵制要塞守军。我只能派给你刚刚收编的杂牌军,你可以吗?”

齐渊答:“责无旁贷。”

白炎对耗子招招手:“王二,你的人归这位齐将军指挥。”

王二道:“是,我一定坚决服从指挥,作战勇敢争先,发扬不怕牺牲不怕苦累的精神,为推翻卫朝贡献我微薄的力量……”

白炎,齐渊:“……”

“报!要塞遇袭!”

燕子名捋着长髯,泰然安坐。身边一位大腹便便的上官,正是城主解钰。

解满脸焦虑道:“燕老将军,贼兵已然到了城下,您看……”

燕子名笑笑:“无妨。对面只是乌合之众,不足为惧。待老夫出战。”

解钰嘴刚要张开,又只能闭上。

城门缓缓打开。精骑鱼贯而出。领头一将银盔银甲银枪银须,鲜红帽缨顶在头上,在雪地里似跳动的火苗,正是宝刀不老的燕子名。

要塞这边,王二正冒着到处乱飞的石块,组织不知是第几次强攻。五村兵往往是一受阻挡立刻溃退,所以战损倒也没多少。可是要塞岿然不动,里面的守军也毫发无损。

王二暗自琢磨:“要是不能把要塞里的人打疼了,那他们就不会叫援军,敌人主力如果留在岭城,那白将军是无论如何打不下的 ...不如用计...”

王二灵光一闪:“岭城打下来这里就是后方,况且这个要塞是木头做的也不坚固。留着这个要塞没用,不如点了它......”

这边王二正在准备引火的硫磺等材料,另一边,在劈开群山通向岭城的谷中小路上,进行着一场遭遇战。

白炎一剑刺进一个敌兵的胸膛,迅速拔出剑后砍倒了冲来的另一匹战马,斩下驾马骑兵的头颅。他心下十分疑惑,岭城城主解钰是慕文远的徒弟,而慕文远领兵作战极为谨小慎微。如果遇敌肯定是闭城不出,坚守待援。可是对面的人又是哪来的?计划被发现了吗?

其实白炎完全想多了。解钰和燕子名面和心不和,兵权又都在轻敌的燕子名手里,所以他才会遭遇对面的精骑。

燕子名凌厉的眸光一扫,看到了在自己的骑兵里如入无人之境的白炎,催动胯下雪翼驹冲向他。白炎一抬头,一杆银枪已然刺向面门。

白炎神色一动,手中长剑一横,“当”一声拨开枪头,一把拽住枪身向后拉。燕子名才回过神,急忙脱手,而白炎的长剑却已经横在了他脖子上。蜂拥而上的黑甲武士随即羁押了燕子名。

卫军眼看主将被擒,斗志顿丧,阵势隐隐有溃散的趋势。白炎长剑一挥:“杀!”

杀!杀!杀!

百战甲士发出震耳欲聋的怒吼,杀气弥漫在山谷间。

完全是单边倒的屠杀了!

……

黑衣甲士开始打扫战场,白炎脸上装的无喜无悲的一副臭模样,心里却乐开了花。

这可是上千匹战马!上千套装备!足够武装起一部强军。

白炎对身边人道:“派人把燕老头的脑袋,给岭城里那头肥猪送去。”

……

解钰小心翼翼地打开匣子,却看到了一颗血淋淋的人头,顿时魂飞天外!他颤声叫喊:“来...来人啊!赶紧给天岁城发告急文书!!现在全...全城开始戒严!”

#风起天阑#改写天阑的命运#海棠酒满哒

平静的日子都相像 城门锁不住我目光

日落时地老天荒 传说美得像梦一样

流连忘返海棠酒香 二十一碗满了家乡

但没有哪一碗酒 能够照见我的姑娘


她一如既往 还等在远方

衣裳单薄眉目清冽 占尽了月光

一生太短 每一次日落都远望

月缺又满 烟华海该泛起波浪

羌管悠悠 绵延几千里的惆怅

别梳妆 乘青鸟 来入梦 我的姑娘


黄沙茫茫埋了胡杨 朔风里谁两鬓苍苍

所有曾许过的愿 最后的凋零成荒凉

残破战旗伫立守望 城志跌落最后一章

只剩手中这碗酒 能不能照见她的模样


她一如既往 还等在远方

衣裳单薄眉目清冽 占尽了月光

一生太短 每一次日落都远望

月缺又满 烟华海该泛起波浪

羌管悠悠 绵延几千里的惆怅

别梳妆 乘青鸟 来入梦 我的姑娘


战鼓擂破 大旗倒血浸透长枪

铁甲刺穿 遥远的海棠酒流淌

饮下遗忘 我终于走对了方向

夜茫茫 桥那头 谁掌灯 把我照亮

莫忘呀姑娘 七月十四接他衣冠还乡


此即是白炎夺下北岭后的事情...


#风起天阑#改写天阑的命运# 零碎的片段2

“陛下!陛下!”一名小太监扯着颤巍巍的细腔,狂奔向敬帝的寝宫【其实即是朱砂的住处】。

敬帝揉揉眼睛,紧抱着朱砂的手轻轻松开,看着她熟睡中娇媚可人的模样,在她额头印上一个浅浅的吻。自语道,“哪宫不开眼的奴才,扰朕清闲……”

他拎起手中佩剑,走出去。

卫朝的宫殿楼宇,是和别朝大不相同的。敬帝的宫殿,极尽其能事的高大恢宏,以至于走下宫门前的楼梯,都已经算是一项艰苦的晨练。

敬帝站在楼梯上,看着内侍接过书信递到自己手里。他打开书卷,悠悠地看了一眼内侍,又瞥了一眼报信的小太监。

午门外,传来凄厉的哀嚎。

敬帝看过一遍文书,眉头微蹙,问内侍道:“太史院三位大人可曾知道?”

内侍战战兢兢地回答:“是,三位大人现在太史院恭候陛下,慕相也在赶来之中。”

敬帝揉揉眼睛,道:“带朕去。”

太史院。

天阑太守谢怀瑾之子,谢卿道:“陛下,正所谓星火燎原,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北岭乱匪未成气候,但不可不防患于未然,臣请领兵除灭叛军,保我四境安宁。”

顾长宁道:“谢太史此言差矣,吾圣朝岂能如那危堤?况且今年粮食歉收,三军未动粮草先行,军队怎能饿着战斗?还有,你是否知道先祖皇帝命名长宁街,永安钟的用意?就是希望四境止戈,还有……”

苏静打断顾长宁道:“顾太史的意思,即安抚绥靖。谢太史的话,即是愿征讨叛逆。我等还是请陛下定夺。”

慕文远在一旁只字未发,心底冷笑道:“这个苏静,说了一堆没营养的废话,没立场,也不得罪,真是...”

敬帝咳咳,道:“朕意已决,发兵征讨叛逆!”

谢卿道:“陛下英明!”

敬帝道:“传旨,从天阑调拨谢家军一万精锐弓弩手,从北岭本地征两万人,划归北岭守将燕子名麾下。谢家忠心报国,谢怀瑾调入京城任户部尚书,领御史。至于谢卿你嘛,你不必出征,天岁城还有要事待你处理。”

谢卿急了:“陛下,这……”

慕文远心底又是一阵腹诽:“表面上谢怀瑾是右迁之喜,实际上不仅丧失了谢家军指挥权,还被拴在了一个虚职上,唉...”

就在这时,宫门外传来内侍颤巍巍的细腔:“国师到!”


#风起天阑#改写天阑的命运# 零碎的片段(1)


本文在已开放版权的倾尽天下,风起天阑文案上虚构...初次发文水平不高见谅...

北岭县,雪花似无尽地飘落,曳出一道道白绫。

这是十年一遇的雪灾,粮食歉收,兵匪官绅横征暴敛,百姓衣不蔽体。

岭城西十五里,坐落着宽敞的北岭山谷。即使站着数千人,在白雪的掩映下,这里依然很空旷。

这是一群手持各色武器

(大多是锄头和木棍),衣衫褴褛的平民。

千人大阵正前方,一个络腮胡正唔哩哇啦的讲着什么。不过他慷慨激昂的陈词,似是被淹没在漫天大雪中,显得比大地还苍白。

前排的人勉强打起精神,装出一副聚精会神的样子,而后面则是目光涣散,望着他们家的方向,似乎更关心妻儿在家是否受冻。情态倒是像极了现在的学生上数学课。可是络腮胡似是毫不介意,或者他根本束手无策。

“卫朝,夺走了我们吃的,我们穿的。我们的田,我们的牛,全给了天岁城里坐着的皇帝老儿和他手下那群老狗!现在村里已经饿死冻死几十口人了,可朝廷的救济粮,妈的,还是不到。那可是我们的命, 全被官老爷们啃个精光。大家说,我们能答应吗!”

下面只有几句稀松的回应,“不能!”

络腮胡边上立着的一个人,立刻把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倒像极了洞里的耗子。耗子张口道:“我听不见!能不能!”

底下的回应声骤然响了一些:“不能答应!”“王将军,咱们打进天岁城,宰了皇帝老儿,抢吃的!”

耗子道:“好!!我命令,全体向岭城进发,打开官仓,把我们的东西从狗官手里夺回来!”

乱民们的心情似是被这句话点燃了,呼啦啦涌出山谷。

络腮胡瞥了一眼耗子,眼里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精芒。

一行人刚走到岭前的空地,突然,从两边呼啦啦地涌出一大批全副武装的士兵,精铁的利刃反射着阳光,乌黑的铠身在白皑皑的雪地分外扎眼。

乱民们你望望我,我望望你,不知所措。

络腮胡慌了神,不由得后退了两步,心里一颤道,“难不成是被官军发现了!?那只能拼命了!不过这倒是个好机会……”耗子的眼球滴溜溜乱转,似是要寻找机会逃走。

络腮胡眼一眨,把剑抽了出来,暴喝一声:“好你个王二!居然出卖我们!你刚才说的话都是放屁吗!”接着猛然一剑,砍向了身边的耗子。耗子一愣,似是根本没有防备,脱口而出道:“我…你!这不是卫……”话还没说完,剑已到了他眼前。

就在这时,两根利鏃尖啸着破空而来,一根“噗嗤”一声贯穿了络腮胡拿剑的手,另一根直接射穿了他的颈部,在雪地绽出一抹妖异的血花。

“吾,西湖域,白炎。卫朝无道,天下皆伐之。尔等宜归吾麾下,不从者……”白炎顿了顿,一抹玩味的笑容浮现在脸上,“吾立斩之。”

千人大阵正前方,一个这样的身影伫立。他的话声音虽然不大,却如一记记重锤,击打在每个人的心上。平淡的几句话,气势似是盖过了漫天大雪,流露出不容忤逆的霸道。

络腮胡余温未尽的血还在雪地上弥漫,耗子双膝一软,跪着想走到白炎跟前,却被黑甲武士用枪指了喉咙。

耗子大喊道:“大人!谢大人救命之恩!王二,愿携北岭城外五村义兵,归降大人!”乱民们见状,也呼啦啦跪倒了一片。

其实,白炎此行的目的,就是借他们起事的契机吸纳兵源,增强自己这支地主武装的实力。这些人中,精壮的会被培养成自己的军士,其余的做攻城炮灰。如今目的已经达成,白炎静静地点点头:“嗯…大家起来。我会回你们乡里,给你们家小配给被服和粮食。”

乱民山呼万岁,王二高喊:“白帅,真龙之气宇也!”

白炎回头对自己的军士小声说:“好好拣拣人,能打的发武器,打散到各部训练。”军士默默点头。

接着白炎回头朝着乱民,用不容置疑的语气道:“命令,休整三日,被服粮食发放完毕后,进军岭城!”